第25期玉函读书会:马克思眼中的“异化劳动与私有制” | 相约六点半•精彩回顾
发布时间: 2019-06-14 浏览次数: 174

531日,周五晚六点半,图文311室内玉函读书会如期开展。本期读书会由张柯栋同学领读;赵芳老师主持;鲍嵘老师、项溢煦老师特邀出席参加。

这次读书会研读书目为《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》,书籍内容涉及经济、哲学、社会等方面,阅读难度较高。为何大家仍一致选择研读此书?张柯栋同学解释道:其一这是一部经典作品,值得挑战;其二它的价值是多方面的,除去已有的革命意义与认知,我们应该尝试重读马克思,在书中追寻马克思的批判精神。 

一、微观下的异化:异化问题、批判精神、人的存在

“异化”问题是马克思《手稿》中的一个重要问题。马克思在书中指的“异化”是这样一个过程——即人类自身的创造物(劳动),竟变成一种异己的、强加的、外在的力量,反过来奴役人、压迫人。

同学们积极地围绕“异化”探讨着其中相关的起因、悖论及其不可避免性等诸多问题。在我们为什么无法避免“异化”这一问题的探讨中,同学们旁征博引:一位同学结合了上期读书会《规训与惩罚》的内容谈到这类似于现代化的权力运行机制的产生和不可避免性——它赋予了我们一个特殊的位置以及特殊的身份,但我们也失去了我们的创造本质。另一位同学从美学切入,认为这样的“荒诞”是西方现代社会与现代文化的产物。现象和本质分裂,动机与结果的不断背离是人与人异化的表现。

罗海铨同学在对文本细读后提出批判精神和人的存在相关心得,并依据笔记本Ⅰ展开相关论述。笔记本Ⅰ开篇写道:“胜利必定属于资本家”这句话首先为整本手稿做出了定论,而后描述资本“对人的需求必然调节人的生产,正如其他任何商品生产的情况一样,如果供给大大超过需求,那么一部分工人就要沦为乞丐或者饿死”这几乎是把工人和机器等同。马克思批判资本家没有把工人当人看,其在书中谴责历史上一切使人类非人化,使人类沦为奴隶、牲畜、机器的“异化”。这样的批判精神以及对人的生存的思考,不禁令人联想到海德格尔“人的存在”。

二、宏观上的异化:控制与超越、马克思哲学

鲍嵘老师点评了同学们的讨论,鲍老师指出在这本经济哲学手稿中,哲学部分才是整本书的精华,希望同学们要有对问题重点的把握能力。之后,她带着同学们重读序言部分,她提出一本书的序言往往是最后定稿的,本书的序言便是这样的一个窗口。《手稿》的序言体现了1844年青年马克思对费尔巴哈的肯定,而马克思后期对费尔巴哈进行批判,这其中转变的原因早已孕育在《手稿》的众多思想中。

项溢煦老师点评前谈及自身的读书经历。他最初在读汉语言文学专业时,读到美学史、社会学史、外国思想史等经典著作,才开始对哲学史感兴趣,似乎没有哲学的支撑这些思想都会变得苍白无力、解释不清。他反问同学们“异于己”到底是控制还是超越。书中对“异化”的批判精神、对资本的不满很容易得出控制这么一说。但我们可以看到马克思后期著作中,“异化”的提法越来越少,这其实反映“异化”本身是基于当时时代背景下提出来的。马克思后期基本上是倾向于“异于己”是一种对自身的超越。法文的“out”、英文的“other”,都是“其他的”含义,既可以指人也可以指物。到列维纳斯的哲学研究的时候,我们很明显能感觉到其实面对异于己的东西,意味着有超越的可能性。“异于己”不仅仅是“我”本质对象化,还是“我”本身走向了另外一种本质。

鲍嵘老师最后总结,当我们看到马克思批判黑格尔时,我们也要看到马克思提出的“异化”本身就是在黑格尔“异化”前提下的继承与超越。反观当下我国的马克思哲学研究,我们不仅要继承它并要批判它,在“扬弃”中追寻自我超越的途径。

 

摄影:雷棋钰

文字:虞点